向上金服突破300亿,全球金融治理彰显中国身影金融

来源:李安嶙    作者:李安嶙     2017-08-14 16:49   阅读:
。向上金服的300亿并不是一个大数字,而是中国FinTech走向全球的起点,也是FinTech在全球金融治理的一朵浪花。

  文︱李安嶙

  意大利文艺复新期间,荷兰人身为海上马车夫,为了鼓励公民踊跃前往海洋开拓市场,发明了银行、信用、保险,并把这些元素和有限责任公司统一为相互贯通的金融和商业体系。这个体系也奠定了今天的金融秩序。

  时代的变革让新技术不断轰隆向前。新技术改变旧秩序,FinTech也让当年服务于少数冒险家的金融变成了普惠金融。

  8月7日,创新的「金融科技FinTech」平台向上金服宣布:「向上金服平台成交额突破300亿元。」根据官方数据显示,向上金服APP用户数早已超过680万,累计交易超过300万人次,为投资人带来了超过5亿元收益。

  这家成立仅4年的年轻平台,初起于中国金融科技的草莽之中,仅仅四年便登上《福布斯》,成为首个「中国智能金融」在国际发声的企业。300亿有其必然性,而这只是起点,全球化的星辰大海才是征途。

  因为从治理工具看,金融是调节利益最广泛、最直接、最有效的媒介中枢,在协调利益一致性、发挥经济治理、社会治理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这也是普惠金融之所以无数次被经济学家们倡导的核心奥义。

  突破行业壁垒,行业呈现稳健发展态势

  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易所兴于大航海的实业革命,沉沦于「郁金香泡沫」的投机。当时来自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犹太流亡者,将普通的郁金香包装成期货和期权,导致了一场投机狂热,最终摧毁了阿姆斯特丹这座欧洲金融中心。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记录的系统性金融泡沫,也给后世留下了无尽的启示——监管、规则、秩序永远都是维系金融稳定的基石。

  国内P2P网络借贷在2014年一度走向狂热,但对这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法规,投资者风险意识提高,P2P网络借贷也在趋向稳健发展。从去年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到今年深圳、上海、北京等各地出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管理办法,技术创新一直在规则和秩序的引导下稳定前行。

  5月向上金服正式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6月完成CFCA安全认证,获得由iTrust互联网信用评价中心颁发的AAA信用等级认证。向上金服CEO袁成龙甚至走向央视为公众支招,谨防市面上层出不穷的网络信贷信息安全问题。

  金融行业一直有这样一句名言「信任是商业中最高的成本」。构建信任比黄金还要重要。显然,这一系列做法都围绕品牌合规、自我管理以及行业自律的方向上前行,也是推动全行业走向稳定的方式。

  技术驱动下,产品创新成区隔平台标尺

  1995年美国花旗银行副总裁柯林斯(Collins)在英国剑桥大学牛顿数学科学研究所的演讲中叙述到:从事银行业工作而不懂数学的人实际上处理的是意义不大的东西。花旗银行70%的业务依赖于数学,如果没有数学发展起来的工具和技术,许多事情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没有数学我们不可能生存。

  在Fintech的狂潮中,数据的作用更是比1995年重要数倍。《福布斯》曾经用,「在数学与金融间做延展应用的数学后生」来形容向上金融CEO的袁成龙。或许数学的精确、严谨在袁成龙的成长路径中有极强的影响力,向上金服旗下智能投顾产品被命名为「几何股票」,通过为用户推荐投资组合,切入量化智能投顾领域。

  向上金服借鉴国外投资公司发展经验和国内垄断平台的格局战略,在技术创新和大数据分析处理能力领域的不断突破,或成为企业发展的关键。

  因为金融大数据,其逻辑便在于「未来是过去的重复」,即用已经发生的行为模式和逻辑来预测未来。「几何股票」背后的大数据能力,恰恰正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通过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获得有巨大价值的信息和历史,或深刻的洞见。

  这是向上金服研发其他产品的基石,也是区隔其他金融平台的标尺。

  布局数字新金融,品牌集团化格局明显

  任何伟大的企业都是从点及面,由面及体,通过单点突破在一个领域深耕而延伸至其他领域。对于金融科技企业来说,这个逻辑同样是切实可行的。

  数字新金融作为通过互联网及信息技术手段与传统金融服务业态相结合的新一代金融服务,它的业务范围绝不仅仅只是P2P理财这么简单。

  在向上理财的基础上,向上金服已经通过几何股票和三文钱切入智能证券和智能消费金融领域,随着多元化产品社交平台壹克空间、大数据征信平台无界数据的上线,分别从智能社交、智能征信层面补充向上金服智能新金融生态链,一个完整的智能新金融生态链雏形已现,向上金服将率先实现与智能新金融的「超时空接触」。

  这种投资理财、智能投顾、消费金融、社群空间整合在一起的金融数据生态能够对信用主体的行为数据,从采集、清洗、分析、评价以及实时的跟踪监测完成信用评价模式,构建了信息采集、数据运用、分析计算、评价结果和风险预警等一系列完整的生态。

  袁成龙曾提出,公司未来的业务重点将力推三文钱项目、几何股票等金融科技领域。把向上金服打造成金融理财、大数据等多元化发展格局,促进资本和技术等良性互动。

  这个生态也是我一直以来所倡导的新金融文明——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逐一构建的智能世界网络与神经元之中,对原有模式进行毁灭性颠覆,实现实体经济、小微经济,实现多层次多元化的普惠金融服务。这也是中国FinTech需要给世界金融创新带来的呐喊和希冀。

  300亿之后,新的起点与新的征途

  2017年2月,毕马威在金融科技公司全球投资趋势季度分析报告《金融科技脉搏》(Pulse of FinTech)报告中指出,在2016年风险资本支持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获得的投资创下了纪录新高,这与全球的趋势反向而行。

  这份报告甚至谈到了中国金融科技的全球化:在国内取得了重大的成功之后,中国较大型的金融科技公司正开始把眼光投向国外,以期为自身的持续增长注入动力,并希望其间的协作成为公司成功的关键。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与其他地区公司的合作将会贯穿整个2017年。

  伴随行业认可度和品牌知名度的提升,向上金服的品牌集团化,FinTech战略、以及全球化战略必然还会向纵深化发展。无论是品牌集团化,FinTech战略、以及全球化战略,实际上都是为了服务普惠金融这个理想。

  过去十年令人难以置信地快速发展的数字化让中国FinTech陡然崛起,同时大规模崛起的中产阶级以及大批崛起的金融科技企业支撑起了中国在全球金融规则治理中的地位。

  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在全球治理以及社会关系调节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全球金融治理需要中国的渐进式参与。向上金服的300亿并不是一个大数字,而是中国FinTech走向全球的起点,也是FinTech在全球金融治理的一朵浪花。

  李安嶙,互联网观察者,著名专栏作者,以稀缺的观点与高层对话闻名。

1
3